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

两个艳母

时间:2018-05-14
肖文结婚了,但老婆却在生产的时候难产死了,这让肖文在想,这是不是自已的一种宿命,自已的女人,都是为了生孩子这一关头死了。
为此,肖文沉迷了,终日借酒浇愁,其岳母心疼女婿,常来照顾他,偶尔也陪肖文小饮,坏就坏在这酒上。
某次,她又陪着女婿小饮,肖文说到动情处,又饮酒浇愁,大醉后小睡了片刻,其岳母将他背进卧室,给肖文盖上被上,然后坐在卧室的沙发上打了电视,也不知过了多少时间,肖文睁开迷蒙的双眼,醉眼间看到一个女人坐在沙发上看着什么。
他嘴里:啊……了 一声。
其岳母看到女婿醒了过来,忙过去问道︰好儿子,是不是要喝水。
肖文直视着眼前的这个女人,朦胧的双眼中越看越觉的像自已的老婆,的确,肖文的岳母如果不是因为年纪的原因,还真与自已死去的女儿有着七八成的相像,直视着—直视着,突的肖文抱着眼前的这个女人狂吻起来……
天亮后,肖文看到岳母一丝不挂躺在自已的身边,顿时想起昨天的事情,但岳母怎么会这样一丝不挂呢?
他怎么也想不明白,他怎么也没想到昨天强行的与其岳母交欢,而肖文的阳具太也粗大,久未尝春水的岳母又疼又麻又痒,高潮间下体阴精狂涌喷出,一阵的痉挛昏了过去……
不要这样,不要这样。
岳母又醒了过来,嘴里虽是这样说,这是力不从心,她说不服自已的身体,肖文轻抽缓插着,他身下的这个女人慢慢地动起情来,双眉紧锁,娇喘吁吁……随着高潮的来临,她再一次的昏了过去。
一发而不可收拾的淫乱随着这一次的幸福交合,变得越来越汹涌起来。单说肖文的母亲徐艳在一家美容中心任董事,某一天因临时开会,想起上午来公司时拉在家里的重要文件,于是驾车往家赶,赶到家里,换上拖鞋,由于家里的地毯很厚,换后拖鞋后屋里声息皆无。经过儿子的房间时,发出一种声音,那种声音正是女人性交时发出的呻吟声:
嗯,啊……,轻点……不要急嘛……啊……
声音好熟啊,徐艳趴在窗户上,通过缝隙,徐艳不由的大惊,与儿子性交的女人不是别人,正是儿子的丈母娘,自已的亲家母,亲家母的两条腿抬的高高的,儿子背向门边,只见儿子的屁股一上一下,趴在窗户边的徐艳不住的听到屋子里边女人的浪哼,肖文卖力的抽插着,抽插了几百下后,儿子跪起来,然后双手将亲家母的两条腿高举起来,这样子亲家母的阴门大开。
死了……你要做什么……哼……亲家母问道。
说罢,徐艳心想亲家母平时看起来稳重有涵养的样子,原来在床上也是个骚货,这时,只见儿子大阳具大力插了进去。
哎哟……亲家母叫了起来,啊……小老公……轻点……妹妹……快让你插穿了……啊……亲家母娇声说道,儿子十分得意的样子,不由分说大起大落,根根尽底。
嗯……好痒……啊……飞了……儿子插的更加用力了,随着欲火高涨亲家母淫水直流,肖文这样用力的插,更是有声有响了。
这时在窗外偷窥的徐艳,看了儿子与亲家母的火热的性交场面,忍不住伸了手去摸自已的阴户,这才发现自已的阴户早已湿的不成样子了,手上下揉着自已的阴户,暂时解决难耐的滋味。
嗯……啊……里面不住传出亲家母浪叫的快活声音,这时,肖文突然不动了,急得亲家母撒起娇来。
啊……你怎么不动了……亲家母欲仙欲死之际,肖文有突然收势,急的亲家母百爪挠心。
肖文道︰岳母大人,我们换个姿势吧,来一招仙女坐腊,这样你可以采取主动,可以更加的深入,你高兴如何动就如何动,我也可以欣赏你浪叫时的美妙神情,呵呵……说罢,二人对调了位置。
这时,门口的徐艳看到儿子的阳具不禁心头一颤,阴户用力夹了一下,只见肖文的阳具直直的向上挺着,约莫二十几公分,单只龟头就像一个鸡蛋一样,天哪,怪不得亲家母浪叫的如此这般,这一来,更使的徐艳心跳加速,直直盯着儿子那根精壮的家伙,按捺不住,手指不住的在自已的阴户里搅弄,聊以自慰。
这时候,亲家母的双腿跨在儿子的屁股两侧,徐艳细看了一下亲家母,身材保持的还算不错,双腿修长,双乳没有丝豪下垂的痕迹,肖文此时按着亲家母肥圆的屁股,向阳具上压。
啊……原来她本身用力过度,儿子的阳具一下子完全进入到阴道里面,更何况这种姿势本来就是一个深入法,亲家母十分快活的浪叫道︰
嗯,顶到我……子宫里……了……啊……
‘滋,滋’阳具与阴户的摩擦声越来越紧凑,亲家母的屁股动的很厉害,上下左右不停的转动,好像要将肖文的阳具完完全全的含到穴里面。
啊……不行了……亲家母连续动了十几分钟后,叫到不行了,动作也慢了下来不像初始那般快速。
嗯……好爽……又洩了……说罢,身体往床上倒,这样一来,肖文的阳具从亲家母的穴内滑出,肖文的阳具仿佛更精大了,沾满精浆的阳具依然直挺挺的,我徐艳观心惊,暗道︰好厉害的阳具。
然而儿子却没有停止战斗,只见肖文在亲家母的奶子揉摸,捏弄她的奶头,阳具趁机插入了亲家母的阴户,肖文如此一来,她立即有了反应,肖文缓缓抽送了十几下后,施展起九浅一深之术,弄的亲家母淫叫不停,屋子里尽是她的浪叫声︰
啊……亲老公……啊,爽死了……插死我吧……啊……肖文边插边用手摸她的屁股。
岳母大人,你个老骚货,小婿怎么会捨得插死你呢,你这个老骚货,我还要插你一千次,一万次呢……
哎哟,那不要……插……插死我了吗?一万次怎么够,至少要两万次,三万次,怎么样我也不会嫌够的,下辈子我还要做你的岳母,咱们再续今生缘,我还要你的阳具这样插我的不穴,好吗?
肖文用力掌在她的屁股上轻拍了一下,笑道︰老骚货,做我老婆不是更好,这样我们可以随时的交合,不是吗?
做你老婆,嗯,好好好,我什么都答应你。肖文又在她屁股上轻拍了一下。
老骚货,现在你就接招吧。说罢肖文快速用力猛顶了起来,徐艳在窗外听到二人如此淫淫的对话,心里波直伏不穴禁住夹了夹插在穴里的手指,肖文抓住亲家母的胯骨猛顶起来。亲家母浪叫声中猛摇自已的大屁股,如此十几分钟,插得她一个劲的大叫,肖文如一只下山的猛虎相似,将亲家母的双腿扛在肩上,又是一番急抽狠抽,屋子里地动山摇。
如此过了半小时,肖文方才一洩如柱,如此的淫技,使徐艳忘记肖文是她的儿子,幻想着如果自已被这样的阳具插送,不知会是怎样的舒服。
肖文一定是累了,伏在亲家母的身上不住的喘息,亲家母也被肖文插的魂飞魄散,闭着眼肯还在微微的呻吟,身体一动不动。
徐艳退出房出锁好门,直到坐在车上,才发觉自已的淫水已流到了脚面,幸好穿的是黑色长裙不易察觉,拿起面巾擦了擦脚面的淫水,驾车回到公司,又发觉自已回家一趟,文件却没有拿回来,坐在办公室里脑子尽是刚才儿子与亲家母的在床上的样子。
徐艳现在好想被儿子这样的阳具插一次,一尝那种销魂蚀骨的滋味,一想到儿子肖文那根阳具,徐艳的阴户内湿润了起来。
一年多了,性欲奇强的徐艳忍耐着,她老公因在酒吧被人教唆而染上毒瘾,因吸毒而又运毒,一年前被抓,主谋闻风而逃,老公却被判了十年,十年啊……自已可怎么过。
心神不定徐艳取消了下午的会议,晚上回到家的时候,亲家母早走了,床上收拾的很干净,看到儿子肖文的时候,有意无意的她总是落在儿子的裆部上,躺在床上难以入睡。
儿子与亲家母疯狂作家场面在脑中不断重演,忍不住伸手又去掏弄自已的阴户,越揉越痒,越痒越插,三根手指已插到了自已的阴户里面,还是不是,欲望是,欲望,强烈需要发洩的欲望使得徐艳失去理智,徐艳的心底不住的叫喊︰儿子,妈妈要和你上床。
那一夜成了徐艳毕生难忘的一夜,儿子肖文给了她一次刺激的交合。换了一套性感的内衣,披上睡衣来到儿子房间,肖文匆忙将一本什么东西放到抽屉里。
妈妈,还没睡啊?
徐艳直接直接了当的问︰儿子,妈妈是不是老了现在?
这是什么话,妈妈现在是女人最漂亮最迷人的时候。
徐艳听了儿子的回答,内心有了一丝小甜蜜,眼神不自觉的又在儿子有裆部扫了一眼,又问︰儿了,有一个问题我想问你,你要如实回答。肖文嗯了一声
肖文,你视着是妈妈漂亮还是你岳母漂亮,
当然是妈妈漂亮喽,妈妈是儿子心目中最漂亮的女人
是吗!!!徐艳笑了笑︰儿子,妈妈养你二十多年,有没有想过以后如何报答我?
妈妈,以后我努力挣钱,让妈妈过得更好
这些妈妈都有,我要得不是物质上的,我要的是精神上的。
精神上的?肖文没太懂。
对,确切的说是肉体上的。徐艳说话间站起身脱掉睡衣,里面的内衣其实就是一层薄薄的纱。
儿子,妈妈的身材好吗?妈妈的奶大不大?儿啊……肖文吃惊的看着眼前的母亲。
儿子,妈要你现在就报答我,徐艳走上前看着儿子。
妈妈,你的意思是……
妈妈想和你上床,这样懂吗?
可是……肖文迟疑道。
可是什么,妈妈比不上你的岳母大人吗?你们的事我都知道了,也看到了,儿子,妈妈同样需要你。徐艳上前抱住儿子。
此时,肖文神情激动的看着自已怀里的妈妈︰妈妈,说实话,在十几年前我就想上你了,只不过你是我的亲生妈妈,我才……
儿子,是真的吗?别说了,现在妈妈把自已送给你,你想怎么玩妈以就怎么玩吧!肖文激动极了,抱着妈妈,将她扔上了床,一把扯掉徐艳身上的衣物,自已也脱的精光。
徐艳一眼就看到了儿子硬挺挺的阳具了,好吓人,徐艳一把将儿子的阳具握在手里,肖文知道妈妈一定很喜欢自已的阳具,因时这时徐艳已经将那话含在嘴里了,肖文硕大的龟头几乎就将妈妈徐艳的嘴巴塞满了,徐艳兴奋的边吸吮边用力套弄着肖文的阳具,肖文用手轻抚妈妈的头发,似乎在表示赞许,急欲想一尝儿子宝贝的徐艳,迫不及待的躺下来。
好儿子,来吧。徐艳促道,肖文却不紧不慢的。
儿啊,你不是早就想上我了吗,妈妈现在来了,用你的宝贝用力的插我,快,妈妈求求了。
肖文沖着妈妈一笑,︰妈妈,别心急,我先欣赏一下你的身体,然后再给你爽,呵呵,今天可是我人生中最美好的视觉圣宴啊。
肖文俯下身,不急不燥地吻着妈妈,舌头舔遍了她身上不一寸肌肤,趁徐艳不备,肖文手握阳具对準妈妈的阴户,轻刺进去,徐艳只觉一种犹如处女被开苞的痛楚。
肖文见妈妈痛的皱眉,问道︰妈妈,我的宝贝这才刚进和四分之一,你就这样痛,我要全部插进去,你会不会受不了,我还是拔出来吧。
不要,儿子,别抽出来,求你了,你慢慢的插,妈妈挺的住……你的阳具太大……妈妈的穴内好涨,我喜欢这种感觉……肖文用手摸了摸妈妈的屁股,阳具直根没入。
啊……徐艳长长的一声长吟,痛的用胳膊抱住了肖文。
妈妈,很痛吧?
嗯,儿子,你的阳具插到妈妈子宫里面去了,痛是痛,不过滋味好美,好儿子,你真厉害。
徐艳淫蕩的伸出舌头舔了舔儿子的嘴唇,儿子,来吧,用力的操我吧,来吧。
肖文‘嘿嘿’一笑,用起各种花式一会就让骚浪的妈妈洩了两次,徐艳爽的不知魂归何处,一个劲的浪叫,扭腰送臀,肖文将妈妈的双腿一下推到她的胸前,那巨大无比的阳具根根入底的直刺徐艳的花心。
徐艳抛弃了做母亲的尊严,一味的浪叫︰儿子,好儿子……亲汉子……大哥哥……我……又丢了……啊……妈妈快被你插死了……里面好痒……用力……肖文精大的阳具顶的徐艳脸红气喘不已,哟……啊……我的老天……好舒服……肖文每次尽底,就顶着她的花心转两下,弄的徐艳淫兴高涨,不住的高声浪叫︰哟好儿子……妈妈好快活……
肖文展开攻势,阳具不断的抽送,狠,準,猛,战法,徐艳双腿紧紧夹着儿子的腰,屁股不住的扭来扭去,向上抛送迎及肖文的抽插,是的,许久徐艳没有尝到作爱的滋味了,况且像儿子这样如此的阳物,如此的抽插,徐艳高潮迭起,骚水直流,身体颤动着,不停的呻吟,像是渴的要命的人,遇到甘泉一样。
突的徐艳下体一阵乱扭,肖文又插的妈妈洩的一次,肖文真的好厉害,他的体力似是一部机器,丝豪没有累的迹像,如此这般,在肖文的猛插之下,第七次,在徐艳觉的自已已经洩了第七次时候,徐艳一个激灵的晕的过去,在她醒来之际,肖文正不住的吻着她的两个奶子,肖文用牙齿轻轻刮着妈妈的奶头,弄的徐艳心头痒痒的,肖文见妈妈醒了过来。
妈妈,儿子插穴的功夫如何?说完沖着妈妈徐艳一脸的坏笑,徐艳起身看了看自已的阴户,只见乌黑浓蜜的阴毛上沾满了淫液,精液,两片大阴唇微微的肿了起来,徐艳用手揉了揉自已的阴唇,又见到儿子的阳具依然硬的如铁棒般的挺立着,心里一惊︰这小子为何如此厉害。便对儿子说道︰儿子,你果然厉害,插的妈妈已经洩了七次了,从来我就没有如此的爽过,好儿子。
徐艳伸手抓住肖文的阳具︰好儿子,以后不要只和你岳母上床,也要顾忌一下你妈妈我的感受,妈妈也是寂寞的人啊,你看到了,妈妈也很需要你,以后妈妈的小穴就是你来让它幸福了,知道吗?
肖文用手摸着妈妈的奶子道︰放心吧,妈妈,似你这种骚货,一见你就想操你,知道吗,十年前,我开邕朦胧的知道男女之间的事后,每次见到你走路时大屁股扭来扭去,那时就产生了一处你在床上一定会很美的念头,记不记的我时常从后面抱住你,就是要感受一下你大屁股的弹力,如今可以切身的体验了。
说到这里肖文用手在徐艳的屁股上抚弄着,又接着道︰果然好,我喜欢,妈妈你的屁股直好,又肥又圆又有弹力
徐艳在心时想道︰如果十年前知道儿子想和我鱼水,我会不会答应呢?应该会吧!老公不能彻底满足自已性要求,儿子这么棒的阳具和性技,我肯定会禁不住和他交合的,就像十年后的今天,禁不住性的空虚,自已投怀送抱和儿子作爱,十年啊!如果十年前就和儿子上床,那这十年间会有多少个激情时刻,唉,好儿子,不管怎样,今晚和你上床做爱,也算彼此得到了满足。
儿子啊,你怎么会和你岳母有了性关系呢,多少时间啊!???徐艳好奇的问道。
才两个月吧,老婆走了后,悲痛欲绝时常想起我们在一起的开心日子,我心痛岳母肯定更心痛……然后我们就在一起了,她和你一样,都是一个老骚货。
儿子,不要叫妈妈老骚货好不好,真难听。
好好好,不叫你老骚货,就叫你不蕩妇吧,妈妈,你看我的阳具现在还很兴奋呢,你在让我插插你的肥穴好不好?
嗯,妈妈求之不得,记住我的好儿子,只要你想和妈妈作爱,我都不会拒绝你的,这次妈妈先来,就用那招仙女坐腊吧,我很喜欢这个姿势,它的好处就是女人能控制自已的阴户,使阴壁内部各角落都能接受到阳具的摩擦而造成快感,儿子,享受妈妈来带给你快感吧!
说罢,徐艳的阴户已套住儿子阳具的前半截,随即轻摆圆臀,向下套弄,肖文的阳具在妈妈的肥穴内似失去方向的乱撞。
终于,肖文整根的阳具浸入了徐艳的桃花洞中,徐艳将屁股轻抬,然后屁股在空中打旋忽的又坐了下去,如此这般一百余下,肖文翻过身来,反守为攻,徐艳的两条粉腿悬空飞舞,频频的把屁股往上送,一下比一下快,一下比一下高,两片阴唇紧含着肖文的阳具,似乎连他的卵蛋也都要含进去,肖文急抽急送,阳具在妈妈的穴里滑进滑出的。
徐艳乐的死去活来,香汗淋灕,啊,心肝……哎……弄死妈妈了……啊……肖文的阳具对準妈妈的花心乱撞乱顶,一连就是几十下,徐艳兴奋的紧紧的再将阴户收紧,强烈的快感刺激着她的阴穴,记得最后一次狂洩时,徐艳明显的感受到儿子的精子射到她的子宫里面去了,热热的,太舒服了。
妈妈,你的阴穴插起来好美,和你上床别有风味。
肖文揉着妈妈的大奶子,徐艳突然问道︰儿子,是你岳母的奶子摸起来舒服还是妈妈的奶子摸起来舒服?
各有千秋吧,摸起来滋味都不错。肖文用手紧捏了一下妈妈的奶头,弄的徐艳大叫了一声。
窗外的月色皎洁而又明亮,多么美的夜晚啊,徐艳庆幸自已的勇敢从而享受到自已从未有过的性爱史,十一次啊,一晚上插的自已连洩十一次。
或许这是上天注定,自已与儿子有一段这样的孽缘,性欲强的自已生了这个会插穴的儿子,说真的,心里面虽然觉的母子性交有伤风化,败坏道德,但是,无论什么女人,只要见到自已儿子这样的阳具,心里肯定会想这根大阳具插在自已穴里是什么滋味,一晚狂洩十一次的男人,那个女人都想试一试吧?
肖文活在这两个艳母中间,终日乐此不疲的回旋于她们二人中间,经常的上午刚与岳母刺激了半响,下午又去妈妈公司一亲芳泽,徐艳的办公室里于是有一个衣柜尽是内裤卫生巾避孕套的专用柜。
徐艳知道自已有一个对手,于是更加注重自身的保养与打扮,害怕自已的儿子偏心,不要自已了。
这一天,徐艳和儿子肖文在看电视,肖文虽然眼楮在看电视,但手却閑着,只见他的一只手伸入妈妈裙子里,摸弄着妈妈的阴户,一会,徐艳的阴户就湿润了起来,肖文继而求与她交欢。
在沙发上就将徐艳扒的精光,︰好儿子,白天这也把妈妈扒的精光,为什么?
为的就是好好欣赏一下妈妈的这身白肉!
儿子细细的从头到脚将我好番欣赏,肖文看起来性趣很高,所以阳具看起来比往时显的更为粗大,肖文将妈妈按倒在床,分开她的双腿,用自已的阳具在阴门处轻轻的磨着。
剎时,徐艳的淫水直流而出,痒死了!肖文一听,屁股一沉,滋的一声,阳具尽皆而尽,徐艳正在急急盼望之际,得到如此阳具的充实,内心深处无比的满足,只见徐艳紧紧地环抱儿子的腰,肖文见妈妈如此兴奋,使出插穴本领,根根入至子宫深处,徐艳忘乎所以将屁股上迎合。
扑吃,扑吃……那淫水从徐艳的穴里源源不断的涌出。
啊……儿子……再用力……妈妈……升仙了……淫水受到阳具的刺激,更是不断的从穴里涌出。
妈妈,你快活吗?
呖!!妈妈好快活……啊……徐艳在说话之际,由于太过快活,那阴精也不觉一个激灵喷了出来,烫的肖文闷哼了几声,于是肖文更加卖力抽插起来,徐艳此时已被儿子插的舒爽透顶,肖文望着妈妈,浑身的血液又产生一股沖劲。
哼!!哼!!!肖文喘着粗气,猛插猛抽。
哎哟……啊……原本就舒爽透顶的徐艳再儿子狂插之下再次洩了。
滋!!滋……插穴声越来越响亮了,这当然是徐艳淫水太多的缘故,肖文的阳具不停的旋转着,有时还出其不意的刺花心一下。
啊……好坏,撞到人家花心了……啊……要死了!
肖文精神振奋,徐艳简直美番了,阴精不知丢了几回,肖文啊啊叫道︰接招接招徐艳意识到儿子也快要丢了,更加卖力的浪叫,卖力的抛送着屁股,肖文的大阳具就像马拉松沖刺一般,人也打了一个冷颤,热热的精液射了出来。
啊……多么激情如火的午后啊!
肖文是个幸福的男人,两个成熟美艳的熟妇与其共享鱼水,想来实是男人一种极高的享受。
这天,徐艳下班后,与儿子激情过后,突然想起好久没有见到亲家母了,这段时间好像没有来过自已家。
儿子,怎么最近没见到亲家母啊,你把她藏那里去了!??
没有,她一直在自已家里休息,养身呢?
养身?徐艳听到儿子的回答,一脸的疑惑,继续问道养什么身?
呵呵,岳母大人怀孕了,现在都四个月了,肚子都看得出隆起来了。
啊!!你把亲家母肚子搞大了?
爱的结晶嘛!!!呵呵,她怕你责备我,于是最近就没来咱家了。
没事,没事,哎哟,这是好事呀……徐艳嘴里虽然这么说,但心里却委实产生了一种失落,她怕以后亲家母生个他们的孩子后,儿子的爱全部转向了那边,即使不是全部转过去,起码也是四分之三吧,每每想到这,徐艳心里极其的不平衡。
等到晚上儿子再来找她云雨时,她果断的甩开避孕套,儿子,妈妈也要给你生,我不能输给她。徐艳一脸的坚决,随即对着儿子抛了个媚眼。
好妈妈……肖文动情的扑向了妈妈的暖床。
几个月后,徐艳发现自已也已有了身孕,通过B超的检查,确定还是个双胞胎呢,这个消息传到肖文的耳朵里,兴奋的肖文将妈妈徐艳举过头顶,然后又将妈妈梅开十度。
肖文的岳母给肖文生了一个女孩,全家人高兴极了,而肖文一边照看岳母,女孩,还得照顾即将临盆的妈妈徐艳,两处奔波往返,肖文干脆将岳母接到自已家里,这样照看起来才方便,而且关系发展成这样,也没有互相隐瞒的必要了。
一时间,家里孩啼的哭声,欢笑声,淫交声……
难怪古人说︰只羡鸳鸯不羡仙啊……
徐艳为儿子生了双胞胎后,立即投入到塑身的行列,在第二年秋天的时候48岁的徐艳再次怀孕,肖文看着妈妈日益隆起的小腹,高兴的一有时间就陪伴在她身边。而其岳母张生的小女儿那时都会叫爸爸了,妈妈为其生的双胞胎也是可以满地的爬来爬去了。
一家人看着眼前的情景,眼角的笑容透露着非一般的幸福……
几年后的某天,徐艳与张在家里晒完阳光后。
艳,你说这刚买的这款口红咱小老公会不会喜欢呢??
一定会。徐艳道︰那你看我昨天刚买的这款内衣好看吗?
哇,太漂亮,太性感了,艳,你什么时候买的啊……张羡慕的说。
上个月了,就想在老公生日这一天给他个惊喜。徐艳对着镜子扭摆着身躯,满意的点头。
两个女人在一起比较着,都怕自已在肖文心目中的地位会降低,虽然现在肖文对她们缠绵如火,但是岁月不饶人啊,两人都已年过五十的人了,生怕再过几年儿子会另结新欢,不要她们了。
我的两位好妈妈,好老婆,好妹妹,我不会的,一生一世我都只属于你们两个了,我爱你…我爱你……艳。说着分别亲了一口。
就这么简短的一句话,一个动作,二女芳心很是感激,说话间香吻就送到,肖文看到二个妈妈为了今天自已的生日,如此的打扮,不禁淫心大动……
屋子里开始淫声靡靡起来,徐艳挺起又乳送向儿子的嘴里,张双手握着肖文的阳具,张开嘴吸吮起来。
高潮之际,徐艳忘乎所以的对着肖文的脸撒起尿来,肖文一口迎上去,堵住妈妈的阴门,张口喝了起来,张见此,也不甘弱的分开双腿,手握阳具坐了下去,套弄起来,淫声大叫……
阴门堵住肖文嘴巴的徐艳,淫水不住的往外流,肖文如获珍宝的吸食着,舌头依旧不住的在阴门内壁打旋。
转眼就过了四点,只见张阴门套住整根阳具一个激灵阴精狂洩而出,徐艳也颤抖着身躯喷出一股温热的淫精,如此两女几乎射精的场面今天还是第一次发生。
肖文翻起身来,轮流着对其两女施展淫技,只叫其求饶方肯作罢。直到第二天醒来时,她们的阴穴里依旧在淌着淫液,肖文淫心又起,分别又与其交合起来。
安静的早晨,屋子里又响起了勾人心魄的呻吟声…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