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

一个海军战士和他的妈妈

时间:2018-09-23
98年7月,我从青岛的海军新兵训练团分到海军航空兵的岱山场站的导航台。那时飞行部队转场已经好几年,留守部队也大大缩编,我在的台站算上我只有4个人。过了一段时间考学走一个,休假走一个,就剩我和一个江甦藉姓贺的老兵。
那年国庆节,妈妈特地从宁波坐船来看我。大半年没见,说实话我也挺想她。
不过我发誓那时我对妈妈的思念是纯朴的,自从爸妈离婚后,我一直是妈妈和外婆生活在一起。
到了台里,妈妈看了我的宿舍,又看我值守的机房,转了转我们的厨房,最后还在菜到里拿起锄头锄了锄草。那天妈妈的兴致一直很高,非常开心。
晚上台里搞了几个菜,还弄了一些酒。从不喝酒的妈妈兴致很高,经不住贺老兵的劝,她也喝了一点。可在回场站招待所的路上,妈妈就开始肚子疼,刚开始还勉强忍着,后来快到场站司令部了,妈妈再也忍不住了,先是蹲到地上哇的一口喷了出来。吐了一会儿,妈妈身子软软地扶着我站起来。但我扶着妈妈没走几步路,,妈妈急急地说不行了拉出来了。我把妈妈搀到路边不远的一个阴暗处,妈妈顾不上我在边上,脱下裤子一下子就蹲在地上……好在岱山农村没有路灯,我眼楮的余光只能在月光下看到妈妈雪白的大屁股,在一撅一撅的。不过当时心里只有焦急,没有别的想法。
好不容易深一脚浅一脚地把妈妈背到场站的卫生队,刚打上6542和盐水,妈妈又要上厕所。我只好一手高举着吊瓶一手搀着妈妈进了厕所(这还是我有生以来头一次进女厕所。)。部队卫生队条件很简陋,连个挂瓶的地方都没有,我只好一手举着瓶一手扶着妈,由着我妈有气无力地解开裤子,吃力地往下拉,然后扶着我慢慢蹲了下去。那时,我看到了妈妈两腿间那缕稀疏的阴毛,一股股清亮的尿柱时断时续地从那里射出来……
部队的厕所都是蹲坑,妈妈蹲着拉了许久,慢慢的有些蹲不住,我一只手赶紧抓住妈妈的衣服防止妈妈坐倒,渐渐的,妈妈呻吟着,软软的身子开始往下滑,她的背上的衣背被我拉了起来,妈妈的整个大屁股、腰、和一部分背都裸露在我眼前,在灯光下泛着白白的光泽。我感到了一点点的沖动,心里就象一只猫在一下一下地挠,裆部也开始发热发硬。我在心里狠狠地咒骂着自己,那是我的妈妈,怎么可以有这样的胡思乱想?!我的理智强令自己的目光离开妈妈雪白的大屁股,但是不知道为什么,我的脑海里不停地闪着妈妈的阴毛、妈妈的屁股、妈妈股间射出的的尿水……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,我突然感到妈妈哼了一声,身子一沉,竟瘫坐了下去。
我拉了几下没拉起来,急得大声叫喊了起来,外面一下子沖进来几个官兵,见状赶紧手忙脚乱地帮着把妈妈抱起来抬到抢救室。
妈妈的情况并不严重,只是虚弱脱水,躺在急诊床上让军医掐了一下人中就醒过来了。但由于刚才的忙乱,妈妈下体一直裸露着,裤子滑到了脚踝处。我记得当时急诊室里站了很多兵,我妈妈就这样裸着下体躺在床上,妈妈的阴毛是那样的稀疏,这些来「帮忙」的兵的目光穿过妈妈高凸的阴阜上那几根稀细可数的阴毛,尽情地扫视着妈妈赤裸的女性外生殖器!直到卫生员帮我拿来军毯军被,盖在妈妈的身上,然后又帮我我脱去妈妈满是秽物的裤子。这些「帮忙」的兵们才悻悻离去。
折腾到了晚上1点多,值班军医见妈妈渐渐平稳下来,又开了几瓶药水,还卫生员拿来一只床上用的便盆,叮嘱了一番后便去睡了。
大概到3点多的时候,挂到最后一瓶的妈妈突然急急地要坐起来解手。我赶紧拿过便盆帮妈妈抬起屁股,好一会儿,妈妈说解不出来,她不习惯躺着小便。
于是我又把妈妈支撑着扶下床。妈妈的的下体依然赤裸着,她一手扶着我,一手扶着床沿,由于腿脚无力,妈妈只能分开腿半蹲半站着,我拿着便盆伸到了她的两腿之间,一股清亮的尿柱急急地从妈妈的胯下射出……尽管我只偷偷地瞄了一眼,但分明看到妈妈的两片大阴唇因为双腿的分开而张开了,她的两片小阴唇贴夹着射出的尿流,把尿柱夹成了带状……
第一次有女人在我面前半蹲半站着尿尿,将她的女性最隐秘的性器官坦呈给我,而这个女人,是我的妈妈!是的,是我的妈妈在我面前尿尿!!她雪白的大屁股、丰腴的大腿、她的阴毛、阴唇……她的尿流……
我的阴睫无法遏制地勃起了!
那晚,我一直陪坐在妈妈床前。
妈妈休养了两天,连里的头头都来看往。第三天我送妈妈到了高亭码头,妈妈红着眼圈对我说︰阿强,这次妈妈反而拖累你了……
很多年来,每次想起这事心里就会有莫名的沖动。妈妈雪白的裸体、妈妈悬垂的乳房、妈妈一撅一撅的屁股、妈妈稀疏的阴毛分布、还有妈妈的阴部形状都象画一样地深刻在我的脑海里。我手淫,我联想,我在家克制不住地偷看妈妈换衣、洗澡、尿尿……几近疯狂、几近变态。
但我从来都没真的尝试去亵渎妈妈,连付诸行动的念头都没有,妈妈永远是那么端庄,美丽。我只有在我的性幻想中,妈妈羞涩地撩起她的裙子,褪下她的内裤,缓缓地蹲到我的脸上,她的大屁股、她的女阴,近在眼着。妈妈用她稀柔縴细地阴毛轻轻地拂扫着我的脸颊,温柔地将她的阴蒂包皮提起,将她那小小的露出来的粉粉的阴蒂头,一点点地凑近我的嘴唇,触踫着、激动着……一股清亮的尿水从妈妈的尿道口中射出,沖开了她大小阴唇的包夹……我张开了嘴,如饑似渴……
妈妈,我爱你!
【全文完】